最新消息:
  1. 2019股票配资门户_配资炒股网_配资在线平台_配资平台_尚牛 > 权证 >
  2. / 正文

1968年5月22日出生

  原标题:最高法院案例 :对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进行司法审查应当把握的范围和程度

  农村家庭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在性质上是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律关系的确认和公示,其操作的一般程序是:土地承包关系确立后,由发包方将相关材料报送乡(镇)人民政府审核,由乡(镇)人民政府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提出申请,报同级人民政府颁发。可见,承包关系确定的权利义务是人民政府颁发承包经营权证的基础,而乡(镇)人民政府报送的相关材料,应成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政府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基本依据。因此,评判人民政府颁证行为是否合法的主要标准之一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是否按照乡(镇)人民政府报送的材料所载明的事实予以登记确认。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汤学军,男,1968年5月22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泗洪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江苏省泗洪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建设北路**号。

  原审第三人:潘华萍,女,1968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泗洪县。

  再审申请人汤学军诉被申请人江苏省泗洪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泗洪县政府)土地行政登记一案,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17日作出(2016)苏13行初89号行政判决:驳回汤学军的诉讼请求。汤学军不服提起上诉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28日作出(2017)苏行终1144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汤学军仍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汤学军请求本院依法撤销一、二审行政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其申请再审的主要事实和理由为:1.原审法院以采纳证人证言的方式认定涉案争议土地在第二轮承包时发包给潘华萍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2.潘华萍与汤庄村民委员会签订的《农户土地家庭承包合同》是2016年,而非1995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签订,且涉及的内容与事实不符。3.原审法院认定事实的相关证据是伪造的,再审申请人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一、二审判决。

  本院认为:再审申请人汤学军因认为被申请人泗洪县政府向原审第三人潘华萍颁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所涉部分土地系其拾荒而得并一直耕种至2015年,不应向潘华萍颁发承包经营权证,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予以撤销。本案主要涉及被诉登记行为司法审查所应把握的范围和程度问题。农村家庭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在性质上是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律关系的确认和公示,其操作的一般程序是:土地承包关系确立后,由发包方将相关材料报送乡(镇)人民政府审核,由乡(镇)人民政府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提出申请,报同级人民政府颁发。可见,承包关系确定的权利义务是人民政府颁发承包经营权证的基础,而乡(镇)人民政府报送的相关材料,应成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政府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基本依据。因此,评判人民政府颁证行为是否合法的主要标准之一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是否按照乡(镇)人民政府报送的材料所载明的事实予以登记确认。本案中,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看,被申请人于2014年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在保持二轮土地承包关系稳妥的前提下,重新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经汤庄村调查核实并形成调查表,2016年1月3日潘华萍与汤庄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农户土地家庭承包合同》。2016年4月18日,被申请人向潘华萍颁发了被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因该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系根据前述相关合同等材料而颁发,没有证据表明其登记的内容与合同记载的内容不一致。因此,被申请人颁发的被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并无不当。本案争议的实质是再审申请人与村集体之间对涉案土地承包发包的争议,此类争议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范畴,并非行政诉讼环节可直接解决的争议事项。再审申请人对此如有异议,宜通过其他法定渠道寻求救济。

  综上,汤学军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